客服热线:4000-51-51-51
Hi,Joe
【转】鲜为人知的一战中的神秘停战:圣诞夜里的壕沟中的士兵们
FMT-  AnnatarVictorNate 2015-12-24 23:11:31 发表于  [  实用英语  ]
  1418     4   

第一部分






1914年12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的第五个月,整个西部战线发生了一件令德国最高统帅部和英军最高参谋部惊恐万状的事:圣诞节期间,西部战线的交战双方突然间停火了,先是一两个连队不放一枪,最后是整个西线数百万一线部队全部停火!交战的一线部队指挥官们谁也没有下过停火的命令,而且也没人知道哪支部队率先停火。


史学家困惑不已
在接下来的近90年的时间里,历史学家和战争学家们苦苦研究这个堪称一次世界大战最大的谜团。有人说,是士兵厌战导致全面停火;有人说,是某个反战的高级军官暗下停火密令;还有人说,是思念亲人的士兵自行停火。然而,没有一种说法有确凿的证据。


口哨声吹出了和平
2003年11月11日,德国史学家米切尔·于尔格其推出了他写的新著《大战中的小和平》,终于给出了这个历史谜团的答案:1914年的“圣诞夜”,五个多月来炮声隆隆的阵地突然间沉寂了下来,德国国防军中校团长策默米奇指挥的“萨克森团”有官兵吹了一声口哨,对面的英国佬立即吹口哨呼应。
策默米奇在他的秘密日记中写道:“我部某连士兵默克尔战前曾在英国生活过许多年,会说一口流利的伦敦英语,于是他立即用英语向对面阵地的英军喊话。你来我往几句话下来,默克尔所在的连队很快就跟对面的英国佬隔着阵地谈起天来,气氛热情得赛过平时的枪炮声!”

第二天绝不开枪

没过多久,双方觉得隔山谈话不过瘾,于是便有几个胆大的官兵从战壕里探出头,甚至走出阵地,双方直奔阵地间的“无人地带”,先是互祝“圣诞快乐”,然后拉手指头发誓在第二天绝不相互开枪。

敌人原来是故人
策默米奇知道,这一战争奇观只会在他指挥的团和“巴伐利亚团”率先发生,因为这两个团的士兵战前多半在英国打工,都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们多在英国伦敦,布莱顿和布莱克普尔开出租车或者烤面包。直到战争爆发后,他们才被迫回国扛枪打仗,有些人甚至不得不把家丢在英国哩。”
因此,当双方停火开始打照面的一刹那,他们才发现彼此厮杀了五个月的敌人有不少是故人:一名德国军人战前曾在英国工作过,当双方近战的时候,双方好几个英国兵突然大叫起来:“服务员!”敢情,他们战前是这名德国军人服务过的餐馆的常客!


战场上打起足球赛
一公里防线的停战气氛立即感染了周边其它的防线,并且迅速扩散到一千多公里长的西部战线,数百万大军立即停止了射击。在比利时小镇伊珀尔,五个月来打得你死我活的英军和德军士兵干脆办起了足球赛。没有真正的足球没有关系,他们将稻草团成圆球,或者用空的纸盒子当足球来踢。这样的比赛每天都进行,一场球要踢一个小时,直到双方踢得精疲力尽为止。

希特勒甚为不满
当然了,也有人对这样的气氛感到不满意,阿道夫·希特勒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嘟囔着说:“还在打仗哩,这样不分敌我哪成。”不过,此时的希特勒还只是一个下士,没人理会他的说话。

知情人都不得善终
如此奇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近90年里之所以不为外人所知,是因为德军的“萨克森”和“巴伐利亚”两支部队几乎全军覆没,惟一的知情人便是团长策默米奇。不过,这位德国军人心里清楚,如果最高统帅部知道这一擅自停火的事件源于他指挥的团,那么不只是他本人,就连他的弟兄们都得接受军法处置。
策默米奇奇迹般地活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但他却没能逃过二战的厄运。希特勒将他派到东线作战,结果成了苏军的战俘。1946年11月,策默米奇在战俘营里不知所终。

团长给日志加密
四年前,策默米奇的儿子科茨在自家的阁楼里发现了策默米奇的15本日记。
刚开始的时候,谁也读不懂那如同天书般的日记,因为它们都是以德国古文字和书法记下的。为此,科茨和历史学家于尔格其联手,一边攻读德国古文,一边解读策默米奇的日记,结果便有了惊人的发现。原来,策默米奇将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用高深莫测的古文字记在秘密日记本里。在一些日记中,策默米奇写道:“我们今天没有向英国人开一枪。”


在紧张血腥的战争发生如此离奇的事件并不奇怪,因为“一战”给士兵们带来的血腥和震憾,让他们非常渴望轻松和平的感觉。 特雷佛·伯德是英军中尉,当年他只有24岁。在写给家人的圣诞祝福信中,他生动地描述了士兵们在战场经受的苦难。这封饱含辛酸的信此前从未公开过,信中隐晦的词语讲述了1914年12月的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时期。 特雷佛在信中写道,卧在及腰深的冰冷的泥水中,长达26小时,不时有子弹在他身边飞过;在巡逻时受到攻击,只好手脚并用,匍匐着从泥里爬过。他曾被怀疑是敌方间谍而被自己人抓住…… 按理说,这样的信件、这样的言辞,一般会被战时审查机构扣留。然而,幸运的是,信件到达了特雷佛的家乡格恩西,并和其它家用文件保存在一个大箱子里。里面还包括装有16支香烟的罐子和一张由国王乔治五世发给所有官员的圣诞卡片。


特雷佛的很多战友都在战争中死去,他很幸运的活了下来,并一直生活到102岁。特雷佛从未向人提起过战争的经历。如今,特雷佛的孙子将祖父的信公开,希望人们能真实地了解战壕中的生活。


在欢庆圣诞节时,德军比英军表现出了更大的积极性,他们作了充分的准备。圣诞之夜,德军官兵把他们用蜡烛精心装饰的圣诞树拿出来,放在堑壕的矮墙上。数百点烛光映红了堑壕,照在官兵们兴奋的脸上。英军官兵也看到了这些光亮,但是他们搞不清德国人究竟在做什么。英国的监视哨向他的上级报告了这一异常情况,得到的命令是:可能是骗局,不要开火,要密切监视他们。随后,英军官兵听到了德国人庆祝圣诞节的声音。参战的陆军中尉肯尼迪回忆说:“圣诞之夜,对面堑壕的歌声和欢笑声飘向我们,我猛然听到一个德国人在大声喊叫:‘英国人圣诞节快乐!’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德国人正在尽情地欢度圣诞之夜,情绪立即受到感染。一个英军士兵高喊:‘你也是!’随后,双方一起唱起了圣诞颂歌。”


阿尔弗雷德年轻时,在苏格兰高地警卫团服役,他是迄今为止苏格兰最长寿的人。就在这个月的早些时候,他还非常生动地回忆起1914年一战爆发后的第一个圣诞节非正式停火事件。当时,西线战场的英德两国士兵各自放下手中的武器,步入荒凉的无人地带,来到炮弹掀起的土地上,互相握手祝福。在一战中这一独一无二的轻松时刻,两军士兵一起唱起了圣诞颂歌,一起抽着香烟,欣赏着各自家人的照片,甚至还踢起了足球--当然不是真正的足球,他们把空牛肉罐头瓶当足球踢。


阿尔弗雷德在英国广播公司(BBC)1频道播出的纪录片《最后一名英国士兵》中回忆说:“两个月时间里,我在战壕里,耳朵边听到的不是子弹的嗖嗖声,就是炸弹的爆炸声,还有机枪的哒哒声,远处德国人说话的声音。可那天早上,周围死一般寂静,整个战地再也没有枪声。我们喊叫着,‘圣诞节快乐!’尽管没有人感觉到快乐,我们还是这样喊了。那天下午,寂静的气氛结束了,屠杀重新开始了。这是一场大战中的短暂和平。”

===============================================================================

第二部分

1914年7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这年圣诞节的前夜,在西线阵地,一个英国军官要求几个士兵到前沿去修铁丝网。这几个士兵很不情愿,因为他们的阵地已经离德国人很近了,夜晚维修将是危险的。但军令如山,不去也得去,于是几个士兵小心的匍伏前进。当他们开始打桩的时候还保持着一些警惕,生怕前方不远的德国人听见。但后来他们发现似乎今夜敌人并没有多少警惕也就逐渐放松下来,打桩的动作也开始大了。然而一束灯光突然照了过来,所有的英国士兵立刻全部卧倒,做好战斗准备,等待敌人的反应。他们等来的是更多的灯光,和一句用英语吼出来的句子:


Merry Christmas!


在之前的半年里,黑夜里通常传来的只会是枪声,而那天,传来的是让英国人也同样熟悉的圣诞颂歌。唯一不同的是,那是德语版。
第二天天亮以后,回到战壕的英国人在一块木板上写下了大大的Merry Christmas,然后小心得把头藏在战壕里,用木棍支起了这块板子。一会儿,对面传来一声:“YOU TOO!”


这似乎让英国人很兴奋,于是他们中的一个拿起了一些自己的军需食品,象投掷手榴弹一样向对方的阵地扔了出去。而这次,那边沉默了。当英国人从战壕里开始探查的时候,他们看见一个德国人高举着双手走了过来。或许是出于不愿意输给德国人的胆量,一个英国士兵也试着站了起来,迈出战壕,走向对方。
西线的另一个地方,一位下级军官正在执行每天早上的例行检查。然而他突然发现了两个德国人从对面的战壕里高举双手走了过来。西线很多地方在几天前都争夺得十分激烈,有时候每天双方死伤都过万。可是那天这位英国军官看着两个空手的德国人并没有下令开枪。也说不上为了什么,或者只为了他觉得在圣诞节这一天里无论有什么原因都不该杀人吧。


两位德国士兵越走越近了,军官大声的问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后来军官干脆走出战壕来到他们跟前,一个德国人犹豫了一下,开头有点结巴,但还是清晰的用英文说了一句:“我只是想祝你圣诞快乐,先生。”
这样的祝福显然让英国人意想不到,他愣了愣,立刻礼貌的回了一句,也祝你圣诞快乐。似乎至此他们之间也就再也没什么可说的了,然后德国人转身离开。
就在德国人走出没有两步的时候,英国军官突然大声说了一句,“你的英语说得真是太好了。”德国士兵回过头来笑着走回他面前说“我在英国呆了三年,直到战争爆发,至今我的女朋友还在英国呢。”
于是他们开始闲聊,聊了聊自家的摩托车有多好或者战前他们都是作什么职业,德国人对英国军官说,可不可以为我给女朋友带一封信?英国军官同意了。后来德国士兵又提出希望能在今天把两军阵前的己方的尸体运回去,英国军官愣了下说,我们也该这样做了。他们都知道没有今天的停战,可能他们的战友,朋友的尸体就还会停放在阵地之前不知道多长时间。


临走的时候德国士兵说,我今天不想打仗,其实我从来都不想打仗,但我知道我们都必须打这场战争。
英国军官回到自己的战壕,开始进行检查,他要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德国人骚扰他所属的辖区。然而他的发现让他大吃一惊。战壕里面空空如也,他的士兵全都不见了。
寻找士兵的过程并不艰难,因为他的士兵们正站在一起放声高歌着。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德国人。一边用德语,一边用英语,却唱着同样圣诞颂歌。这位军官的职责当然是制止这样的状况,何况英国的军人应该有职业军人的素养。所以这位军官走了过去,先和德国军官握了握手,然后指挥自家的士兵唱得更加大声起来。


一会儿,更上级的英国军官出现了。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英国和德国的士兵们都不知道这位军官的反应会如何,他们的歌会又会有怎样的结局。
这位英国指挥官走近之后,敞开了自己的大衣,里面藏着两瓶酒,一瓶送给德国人,一瓶留给自家人,圣诞节开始了。


然而并不是每个英国军官都会有这样的反应,也会有英国的军官站出来制止这些事情发生。西线的另一个地区,就有这样的一位军官。
当他接到报告说自家的士兵们走出战壕和德国人聊天玩闹的时候,他迅速到达了阵地前沿。由于西线的争夺一直比较激烈所以有的地方双方战壕距离也就不过50米。他对在地面上与德国人交流的士兵下达了迅速回到战壕的命令后,一位德军的军官带着一位英文翻译出现了。
英国军官与德国军官互相作了介绍后开始了短暂的谈判。德国人提出在圣诞节这一天休战一天。英国军官同意了,但规定了具体的停战时间,从圣诞节当天到第二天早上8点半,以此作为他们两位军官辖区的停战时间。德国人拿出了一桶红酒作为赠送给英国军人们的圣诞礼物,而英国军官则以皇家陆军圣诞节那天的配发的布丁作为回礼。从那时起,他们的辖区里,停火正式开始。


那天的西线几乎全线自动停火。包括一部分东线。
停火的日子是幸福的,尤其是对已经打了半年仗的士兵来说。双方的士兵们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照片,给对方看着自己的家人。互相询问着对方的职业,抽着烟,聊着天,似乎连英语和德语也不再是问题了。或者在阳光下懒散的晒晒太阳,刮刮胡子。
当然,有英国人和德国人的地方就少不了足球。有的地方可以找到足球,于是大家也不管三七二一,随便弄两个门就开始比赛。有的地方找不到足球,找个能踢的东西也一样比赛。


他们一起合影,把西线停战的照片随着家信发往世界。很多圣诞停战的资料事实上都来自于英德军人们的家信,照片和日记。毕竟这是一场没有在官方记录留下痕迹的非正式停战。
一起歌唱,互送礼物,甚至共同埋葬死难的战友。那些战士被对方杀死,因为停战而又和对方合葬。那年的圣诞节,有德军和英军一起为自己死去的战友挖坟,为他们祷告,共同为他们举行下葬仪式。
其实最有理由仇视对方的,正是这些士兵和低级军官们。因为之前战死的都是他们的战友他们的朋友甚至是他们的家人。


可是和平正也是从他们开始的。


一个德国军官将一位年轻的英国军官领回了指挥部。德国的军官们微笑着留他一起吃圣诞午餐,美味的菜肴和香槟让英国人无法拒绝。于是这位英国军官与数位德国军官一起,在德军的指挥所里大吃一顿。席间居然也相谈甚欢。
酒足饭饱,天色也晚了。德国军官问了英国军官一句话,你能不能本着上古的体育精神忘掉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毕竟这位英国军官知道了他们指挥所得位置和一些或许他不该知道的东西。


英国人犹豫了,他是个职业军人,可他也很明白德国人其实可以干脆就不放他走。他笑了笑,我要忘掉什么?我本来什么都没看见。于是举座大笑,拿起酒杯为大家的健康多干了几杯。
饭后,一位德国军官一直将英国人送出很远,这位英国军官在未来的一周里也坚持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德军的信息。当时的英德两军,应该说英德两国,不但记得什么叫体育精神,居然在战争里还记得什么叫体育精神。


但时间不可能永远停留在圣诞节。


停战的日子很快过去了。第二天早晨8点30分,两位协商停战的英德军官准时出现在自己的战壕里,他们分别拿出手枪,对天开了三枪,标志着他们之间的协议停战正式结束。
已经对对方开始熟悉的士兵们并不想再开战。西线依然沉默着。
还是会有英国的士兵在空闲时跑到德国人那里抽烟,把自己头盔送给英国士兵做纪念的德国人也会跑过来说,我们那里在检查,先把头盔给我凑合下,半个小时我再拿回来。


后来士兵们寄回家里的圣诞照片见了报,双方的高层都非常尴尬。责成前线要全力作战。开战的命令下达了,尽管不乐意,但士兵们终于还是开了枪,不过就是枪头大都偏上。互射的子弹不少,就是没打到过人。
在很多地方,停战一直持续到了新年结束。

再后来呢?


再后来这段停战就象是一个太过于美丽的童话。
其实后来的历史我们大家都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继续着,30多个国家,15亿人口卷入了战争,战场伤亡达3000多万。
其实打破和平也不算太难,无非就是双方都调来些狙击手,将在两方战壕之间走来走去的家伙击毙,这样仇恨就会滋长,战端就能重开。
不知道该说人类是太过善良,所以即便在最野蛮的战争里也还保留着一丝人性,又或者该说人类终究太邪恶,即便是美丽的和平也档不住战争残酷的脚步。


丘吉尔说第一世界大战将最后一点骑士精神也粉碎了。


或许吧?


个人整理

个人专贴:http://bbs.51talk.com/Forum/detail/6477.html?page=1 


FMT -  AnnatarVictorNate 2021-06-11 08:56:38 重新编辑

评 论( 4

头像

FMT -  AnnatarVictorNate 2015-12-24 23:13

这是101年前的故事,101年前的今天。

0 回复
头像

Mandy 2015-12-24 23:18

0 回复
头像

Mandy 2015-12-24 23:18

0 回复
头像

Fiona 2015-12-25 22:10

0 回复
默认头像

我的评论

取消 发表

关于我们 企业培训 O2O代理招募 AC客户端 备案承诺公示 外教资质